有谁知道流行和经典的区别是什么?

  我感觉经典就是曾经流行的并且被大家普遍接受传唱、一般是比较腕的明星的成名曲或一年内最流行的!这样的歌曲不易让听众遗忘!…而流行就是一年或段期时间内比较火的歌曲,就像有保质期一样、过期容易让听众忘记、但其中也会有成为经典的!…

  流行与经典,看上去好象是两个比较矛盾的词,什么是流行,而什么又是经典,也许流行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沉淀与洗涤之后,就会变为经典,而经典的却始终会被历史所记载。 我想在现在这个发展迅速的时代里,说起“时尚”一词,大家一定不会陌生。街头流行的各种服饰与音乐,以及一些另类的文化,前卫的生活与思潮,都能称之为时尚,想来,更多时候它还代表一种个性。 前不久,曾经看过一家影楼的招牌,名字较特别,唤作“时尚经典”。似乎将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扯在一起,让人觉得十分扎眼,久久不能忘怀。 的确,有时候时尚与流行也就好象是一对同胞姐妹,让人有些无法分清,可以引领都市生活风气,也可以让你心跳,心醉,使人心驰神往;她也常常以流行的面目兴风作浪,时而绿肥红瘦,时而唐衫汉服,使人无所适从。 但我想,有流行并非仅像人们普遍认同的那般转瞬即逝、浮光掠影、肤浅表面而已。在经过时光的清洗与沉淀,某些流行便成了经典,能够积年累月令人寄以怀想。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什么东西可以让人的心灵彼此接近的话,那么,我想音乐是能列为其中的。常常喜欢在闲暇之时,打开电脑,在网上听些老歌,这些老歌也许在时下也是堪称之为时尚或流行,使人感觉到一种放松与清闲。不得不承认有的歌声有着催苏唤生的功能,亲切、平和,歌词的直白可以很贴切的道出内心所想,而长期遗留下来的,也许就成为了经典。 喜欢听邓丽君的歌,听她的歌曲,感觉是惬意的,软软的音调,象懒懒的春夜,仿佛看到月光下繁密的樱花悄然飘零,穿着和服的女人撑着浮世绘的伞,花瓣佛了一身还满,就好象是宋词中的小令,简约、未语先羞的样儿,如一朵小的野花,开放在春天。 即使是离别,也只是浅淡的伤感,“今宵离别后,何日君再来?”这样的场面,红稣手,黄藤酒,想起多来几次又何妨?印象颇深的还是那首《甜蜜蜜》后来也被演绎成为了一部荡气回肠的言情篇。让人怀念着 如果说邓丽君是那春天里的娇艳的花朵,那么,王菲就应该算是夏季里的花蕊夫人了,她的歌总会透着一种清凉,象是带着薄荷味的清凉油,搽上一点,蚊子也都会躲的远远的,寒气袭人。炎热的夏季,当人们饥渴难耐之时,它又似一杯冰红茶,绵里藏针的对你说:“我愿意,我愿意被你,放逐在天际”透露出点点寒意。 她也象是那天边的微云,雪中的莲花,心不在焉地生长着,也爱着,“我爱上了一道疤痕,我爱上一盏灯。”总是那种似是而非的语调,听后,让人无法忘怀,也曾一度为其中的歌词所沉醉. 而秋季来临,我想,应该去听听齐豫,她也是这么多歌手中最为钟爱的,天高云淡,望断南飞雁,曾有一首著名的歌《九月的高跟鞋》,可见跟秋天的联系有多深,声音空远,若能保持一定的距离去聆听,那么,发现的却是那来自天籁般的音调在萦绕于耳际。 记得《红楼梦》中最有格调的贾母曾说听笛要隔着水听才好,虽说是腐了些,但我想也是不无逻辑的,齐豫也一样,但似乎不是隔着水,而是隔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碧海或是漫漫黄沙。 曾经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心理测验,说是要按着要求写几首喜欢的歌,我就写上了齐豫的《橄榄树》,得到的结果却是这首歌预示着我的生活态度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岂不是昭示着我渴望流浪? 流浪么?记得刚听这首歌的时候,就被她所诱惑了,一根敏感的心弦,随着她的天籁之音,系在那天边的橄榄树上,悠悠荡荡,荡荡悠悠,从此自己的心再也没有了片刻的宁静,因为我把所有瑰丽的幻想都给了流浪,想象中看到了山涧的小溪,看到了飞翔的小鸟,便以为遇到了此生的知音,可以一同去寻找生命里共同的橄榄树. 而她的歌声中也有着一种不屈不挠的沧桑,哪怕你一句也听不懂,象她唱的英文歌,但你能感觉到那种悲哀,游离于景物之外,也游离于声音之外,听后,便觉得自己仿佛也变得荒芜。不由想起了一句词:“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。”似乎她就有暗器一样的哀恸,不知不觉中了招,回头去找,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苍凉…… 可一旦到了冬天,我就想躲进蔡琴的声音中了,醉于她那的声音里,还口口声声叫好酒,好酒。她的声音如醇酒,听的越久,也就越香醇。也易配木制家惧,能够把声音全部吸进去,有如石沉大海,海纳百川。 那首经典的《忘不了》却时常回荡在耳际,会想象着蔡琴一本正经的吟唱着:“忘不了,忘不了。”的样子。而此刻,我想,也许真正忘不了的应该是我们,宝马雕鞍风满路,香车系在谁家树? 其实漫漫冬夜就象一个梦,蔡琴的歌就是那最好的迷魂汤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